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廢世子他又暖又狠 > 第25章 栽贓嫁禍
    盛明義湊到跟前,卻又保持著一段安全的距離,面上似笑非笑,眼睛里的嘲諷刺得孟昭月面上一陣發青。

    將要傾倒的身子微微一頓,攥著帕子的手發緊,半斂的眸子里閃過一道怨怒,面上卻是泫然欲泣,要哭不哭的樣子。

    手怯怯的想要拽盛明義的袖子,伸到了一半,又怕被嫌棄一般,又縮了回來。

    泛著水光的眼眸,定定的注視著盛明義,里面似乎藏著無數說不清的情愫。

    “表哥,你是知道我的,我,我其實一直都喜歡著表哥的,可昭月不知道,到底哪里做得不好,惹得表哥這樣厭煩……表哥,你告訴我,我哪里做得不好,昭月都可以改……只求表哥不要討厭我……”

    孟昭月微微仰著頭,白皙細長的脖頸纏著紗布,淚珠順著眼角滾落,瓷玉般潔白臉頰劃過一道水痕,哭聲隱忍而卑微,從頭到尾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美得猶如月夜滴露的梨花,若是換了旁人,只怕早就心疼的擁入懷中,好一陣憐惜,只可惜——

    她遇上的是盛家毒舌潔癖又不解風情的盛明義。

    盛明義瞧著她三句話還未說,又開始掉眼淚,第一反應就是往后退,唯恐她一個控制不住,把眼淚甩到了他身上。

    回來剛換的衣服,豈不是又臟了。

    盛明義有些厭惡的盯著她,最看不上她裝的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好似誰都欠著她,誰都應該讓著她。

    “收起你的眼淚,收起你的柔弱無辜,別以為掉了幾滴眼淚,就有人憐惜你,哭上兩聲,就有男人死心塌地的伏在你腳下?你是不是以為所有的男人都吃你這一套了,收起你這幅惺惺作態的假把戲,要哭過會兒有的是機會給你哭。”

    盛明義冰冷的話語,毫不留情,甚至于連表面的虛與委蛇都懶得做,直接撕開了臉面。

    孟昭月拭淚的手微微一頓,而后雙目圓睜,一臉的不可置信與悲痛委屈,似乎根本沒料到他會說出在這樣的話來。

    “表哥,沒想到,在你心中,昭月竟是這樣一個不知廉恥的女人。”強忍的哭聲再也壓抑不住,孟昭月捂著嘴,委屈的直哭,哭的身子都快站不住,眼看著就要向盛明義的身上倒去,卻見著盛明義疾步朝著邊上一側,完美的避開了她。

    孟昭月一個踉蹌,險些直接栽倒在地。

    孟昭月面色發青,甚至于一度連自己面上的表情都忘記要控制了。

    “表妹站不住就該找個大夫好好看看,隨隨便便往男人身上靠,我們盛府可沒有這樣先例。”盛明義勾著眼,上下打量了下她,繼續道:“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哭哭啼啼的,眼淚這么多,指不定就是腦中里彎彎道道小心思太多,影響了腿。”

    “沒事的時候,多曬曬太陽,腦子彎彎道道的水曬干了,也能少掉點眼淚,腿也就能好了。”

    盛明義輕悄悄的幾句話,差點沒把孟昭月氣得七竅生煙。

    只見她胸口起伏不定,掩在帕子底下的牙齒,咬得咯吱咯吱的響,指甲狠狠的掐入掌心,幾乎是費了全部的力氣,才克制住自己的情緒。

    盛明義過了嘴癮,懶得繼續搭理她,倚月居里的所有丫鬟婆子都被帶出來,看管在了一邊,包括受傷的小青和晨霜。

    很快的就見到下人捧著一個繡籃,急匆匆的出來,遞到了他的面前。

    里面裁剪過的碎步,赫然與琉璃身上佩戴的香包一模一樣。

    “這個東西是誰的?”

    盛明義收起了面上不正經的神情,眉眼冷漠,視線冰冷的如利劍一般掃過那幾個圍在一起的丫鬟婆子。

    沒人應聲,所有人都縮著頭。

    旁邊的孟昭月還陷在盛明義給的羞憤中,根本沒注意到下人手上拿著的東西。

    見著沒人說話,跟來的富貴兒忍不住跳了出來,滿臉怒火的沖進去,將里面躲著的暮雨拖了出來,怒道:“當日,你給我香包,明明說著安神助眠的,誰曉得里面竟然藏的竟是害人的東西,你們好惡毒的心思,栽贓嫁禍耍的好一手計謀。”

    “明知道小姐這幾日噩夢連連,睡眠不穩,特特的送了我這香包,還特地強調有助于安眠,便是知道我心疼小姐,一定會將它送給小姐……若不是今日閃電踏雪識得了里面的詭計,我們還不知會被你蒙騙多久,若是小姐因此遭了罪,我富貴兒便是拼了這條命不要,也非得要抓了你們這幕后黑手,給小姐賠命。”

    “如今物證人證懼在,看你還如何狡辯。”

    富貴兒罵完之后,還猶不解氣,直接上腳踢了她好幾下,才住了腳。

    暮雨被連踢幾腳,心口發疼,眼睛盯著身后的孟昭月,神情欲言又止,掙扎了好半天的才哭著鼓足勇氣道:“二公子饒命,二公子饒命,奴婢什么都不知道,香包里裝的東西,都,都是小姐一手弄的,奴婢不過是奉了小姐的命,求二公子明察。”

    站在門邊的孟昭月猛然抬頭,眼睛落在了下人手中的繡籃,看著跪在地上哭哭啼啼自訴清白的暮雨,那還有什么不清楚的,自己這是入了別人的圈套。

    盛明義扭過頭,面上閃過一絲厲色,冷聲道,“你孟昭月,你還有什么可說的,我們盛家待你不薄,珠珠更是那你當親妹妹,你就是這樣回報她的?”

    孟昭月陰狠的瞪了一眼暮雨,養了這么多年的狗,竟然敢背過來咬她一口。

    絕不可饒恕。

    “我知道表哥向來不喜歡我,卻也用不著用這樣不入流的招數來冤枉我,若真是我做的,怎么這會兒還留著罪證等著表哥過來搜?這個賤婢,不過惱我平日里待她兇了點,便胡言亂語污蔑我,表哥,你可要明察才是,若是舅舅回來了,知道表哥因著下人的一句話,就平白的冤枉我,可就不好了……”

    孟昭月這會兒的倒是不落淚了,面上有恃無恐的直接扯出了鎮國公的大旗來。

    “你也不用拿著我爹的威名要壓我,若是你老老實實安分守己,我盛家也不缺你一口吃的,若是你敢耍什么小心思,可別怪我不客氣,你與珠珠孰輕孰重,我想爹爹自會分的一清二楚。”

    孟昭月的面色難堪的很,盛明義的話,完美的戳到了她心上,她在怎么跳,也不過是寄人籬下的乞丐而已,院子里的氣氛凝滯。

    就在此刻。

    卻聽著旁邊的閃電踏雪一陣狂吠,連只爪子,不住的扒拉底下的泥土。

    “二公子,地下有東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