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之無限覺醒者 > 第二百零八章 今晚老地方見
    這一吼,有好戲看了。

    在場上面,所有的各路宗門子弟,都盯向錢鋒這個囂張的家伙去。

    只看到他右手一變,一把礦鋤頭出現在手里,慢悠悠地向天梯下面走去。

    各個宗門的子弟,看到錢鋒手上礦鋤頭,在交談起來說:“他不會是覺醒礦工吧?怎么手里的兵器,是一把鋤頭?”

    “別說這么多話,好好看戲吧。”琉璃宗的門徒說。

    看戲吧,紫雪她們也在看,看到錢鋒突然高調起來,不但把一個家伙踢滾下天梯,還要挑戰這些宗門子弟。

    打架,下面的人自然讓開一個空間出來,不關他們的事情,他們自然不會插嘴,只是退守一邊,看好戲去。

    宗門,話說他們都是名門正派,但他們各個宗門里,都有不可解的仇敵。

    每三五年一次宗門比武,死傷在所難免,那么仇恨自然積累下來了,所以說,他們恨不得對方死光光的。

    “小子,你只不過是天靈境而已,誰給你的資格在囂張,以為來自圣城,就可以挑戰我們御風宗的威權嗎?”這個實力接近武王的家伙,指向錢鋒罵道。

    “別他媽都在這里BB,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們的御風宗的厲害吧。”錢鋒指向對方說:“說好,輸的話,把手上的所有靈珠都交出來。”

    “小子,你這是找死的!”對方氣呼呼罵道。

    “來吧,開始吧,讓你先出手,不出手就是王八蛋。”錢鋒舉起手上鋤頭指向對方說。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對方說完,馬上對錢鋒動手起來,手上的長劍,在空氣中劃動幾下,數道風刃向錢鋒劃過去。

    是風刃,不是劍氣,御風宗的,多數都是風靈根覺醒者,他們之所以配劍,那是劍上面附了一些附魔,釋放出來的風之力,可以大大地增幅風元素的力量。

    面對數道風刃,錢鋒沒有閃避,而是揮著手上的鋤頭,把這些斬過來風刃,狠狠砸起來,砸下去。

    “叮叮……”鋤頭砸在風刃上面,如砸了在金屬上面一樣,硬生生被砸散掉。

    “什么垃圾風刃,不堪一擊。”錢鋒沒有運氣真氣,只是用蠻力拍散數道風之力罵道。

    心里想:“嗎-的,這家伙很強大,不用真氣,震得我手腕都發麻的!”

    “那只是我五成力量而已,不錯,不錯,你值得我全力一戰,受死吧,吃我一招:風之刃!”他再次發現攻擊。

    “你這是五成力量?呵呵,太垃圾了,我一成力量都不到,就破你的風刃了!”錢鋒笑呵呵地說。

    “你就吹牛吧,看招!”

    不過這一次,錢鋒不會正當砸他這些如劍氣的風刃,而是以最快的速度,閃開他的攻擊,瞬閃到他身邊去,舉著手上的鋤頭,高舉向他砸下去。

    “師弟,小心!”身后的御風宗子弟,看到錢鋒突然出現身旁邊嚇得他們一跳。

    “風盾!”

    這個臨危不亂的家伙,一個念頭之下,風盾出現在身邊,把錢鋒的攻擊抵擋下來。

    “隆!”一聲,鋤頭砸在風盾上面,空氣中看到一圈圈的漣漪在震蕩。

    “給我碎!”錢鋒把體內的真氣聚在鋤頭上面,再高舉起手上鋤頭,狠狠砸下去。

    葬天訣修出來的真氣,不是吹牛皮的,畢竟它是一門修真,修仙心法,真氣來自體內經脈和丹田,比起這些覺醒本身帶有的真氣,強得多了。

    一個鋤頭之下,這風盾硬生生被錢鋒砸破掉,然后反鋤頭,把這個沒有回過神來的家伙,狠狠拍飛起來。

    如一個高爾夫球似的,拍飛撞到山壁上面去,撞出一個龜裂的坑子,身子深深陷在里面。

    “不堪一擊,垃圾!”錢鋒一個反鋤頭,把對方拍飛說:“看什么看,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他身上早已留下一個血洞了。”

    “你,你,我要殺了你!”御風宗家伙說。

    “來吧,來吧,我在這里呢,動手吧,二個一起上都無所謂。”錢鋒一記重鋤頭,把對方砸成重傷,一口一口鮮血在吐著。

    “師兄,和我一起上,殺了他。”御風宗一個家伙吼道。

    “等一下,你們兩個等一下。”錢鋒看著他們兩個要沖殺上來,馬上把他們叫停住。

    “怎么啦,是不是害怕,害怕就跪在地上,給我們叩三個響頭,我就放了你一馬。”他們看到錢鋒叫停說。

    “那個家伙輸給我,我要取走他空間戒里面的靈珠,等我取走他的靈珠,再和你們打。”錢鋒指了指被他拍飛的家伙說。

    “你……”他們兩個,差點氣到吐血了。

    但這個又是不爭的事實,自己同門真的輸給錢鋒,總不能在這么多宗門子弟面前,失信他人賴賬吧。

    錢鋒看到對方不阻止自己,錢鋒也不會和他們客氣,把這個被自己砸傷的家伙拖過來,讓他把空間里面的靈珠拿出來。

    “嗎-的,你這個窮B的,這么一點靈珠?你真沒有出息,怪不得這么垃圾。”錢鋒看到對方掏出二百枚靈珠,每一枚二百年含量。

    “……”對方被他如此一罵,又是一口鮮血從嘴里吐出來。

    “哥兒,這個家伙傷得有一點重,要不,你收費給他治療一下吧。”錢鋒給自己哥兒拉生意說。

    “這個可以,治療一次,收十枚五百年靈珠。”林凡在天梯上面說。

    然后,他手掌出現一個乳光白球能量,向天梯下面這個被錢鋒砸成重傷的家伙身上扔過去。

    乳白之光,落在對方身子上面,對方這一張蒼白臉色,瞬間恢復紅潤,一下子從地上跳起來,雙手在身上摸了又摸,像不曾受傷似的。

    “看什么看,現在你傷好了,快給我哥兒結帳。”錢鋒對這個恢復傷勢的家伙說。

    “我身上沒有靈珠,全都給你了。”這個敗在錢鋒手上的家伙說。

    “你身上沒有,你的同門有,可以讓他們借給你,快點,你兩個師兄還在等我出手呢。”錢鋒看到兩個家伙在挑戰他說。

    然后又說:“你們兩個放心吧,要是真的被我砸成重傷的,有我哥兒在這里,死不了的,你們準備好靈珠就行了!”

    “……”他們聽到錢鋒的話,一陣無語的。

    特別是天瓏這個披著臉紗的大美女,看到林凡這一手活技,馬上想到前幾天林凡給她療傷的情況了。

    明明可以隔空療傷的,為什么他雙手即摸在上面,還慢悠悠地給她療傷。

    “哼!不要臉!”天瓏冷冷地哼著一聲罵。。

    林凡知道她在哼自己,所以傳音對天瓏這個冷傲美女說:“今晚老地方見,如果不來的話,我把摸你那地方的事情說出去!”

    然后心里又在想:“嗎-的,我就不相信,吃不掉你,裝吧,繼續給我裝清高吧,別落在我手里,落在我手里,我就虐得你不要不要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