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都市之無限覺醒者 > 第22章 初展實力
    林凡看到這一頭如母馬般大的風狼獸,張牙舞爪向他撲過來,如果被它咬中的話,估計是頭腦都被它咬斷,巨大的狼嘴,比馬嘴還要大,尖銳的狼牙讓人懼怕。

    只是,讓林凡想不明白,馬歌為什么這樣做,明明他還能撐一下,可以拖住這一頭風狼獸,等紫玉過去殺掉。

    可是,他現在即把它引到林凡這里來,難道他不知道林凡是治療師,沒有戰斗力對付風狼獸嗎?

    “馬歌,你去你大爺的!”林凡看到這一頭風狼獸向他過來,破口大罵。

    馬歌沒有說話,也沒有回頭幫林凡,只是向靈夢她們那邊跑過去,根本不管林凡的生死,或是他有意這樣做。

    現在死剩不到五頭風狼獸,而靈夢她們又恢復覺醒能量,就算沒有林凡,他們也可以完全大勝,所以他想借這個機會,把林凡鏟除掉。

    可惜,他這個算盤打錯了,除了靈夢和錢鋒知道林凡覺醒雷元素外,根本沒有人知道,如果馬歌知道的話,也許他不會在這個時候鏟除林凡。

    “雷擊!”在生死關頭間,林凡不再藏匿了。

    手掌瞬間擊出一道手臂粗大的雷電,百分百擊中這一頭張牙舞爪撲過來的風狼獸,擊在它嘴巴里面,把它的嘴巴炸爛掉,并擊飛狼身。

    雷擊中它,并沒有馬上死掉,只是擊飛幾米遠,倒在地上,嘴里在冒煙,想從地上爬起來。

    “給我死!”

    錢鋒手里出現十字礦鋤頭,一下子從九米高的樹上跳出來,高高舉起他這特殊的十字礦鋤頭,狠狠鋤在這重傷的風狼獸頭上面。

    你們想一下,堅硬的礦石都能鋤開,區區一個風狼獸頭腦算什么東西,被錢鋒這個家伙,狠狠釘在地上。

    “哥兒,你沒事?”錢鋒抹一下臉上的鮮血,跑到林凡面前,在他身上摸起來說:“嚇死我了,還好沒有事。”

    然后,錢鋒拔起地上血淋淋的礦鋤,一副殺氣深深地向馬歌這個副隊走過去。

    別看錢鋒沒有什么實戰力,好歹他是一個挖掘的,力氣比普通人強得多呢,現在馬歌體力透支,要是被錢鋒礦鋤砸中的話,呵呵,你們可以想象,像這一頭風狼獸一樣的下場,頭腦被鋤穿透,釘在地上。

    “你幾個意思?我哥兒哪里得罪你?如果你不給一個合理交代,我今晚就挖個坑,把你埋在這里。”錢鋒知道,如果林凡不是覺醒雷元素的話,早已死在風狼獸嘴里。

    “錢鋒,你別亂來!”身上血淋淋的阿泰,看著最后一只風狼獸死在紫玉手里,氣喘吁吁擋在馬歌面前說。

    “我亂來?你是瞎了,還是我們瞎了,你沒有看到,馬歌想坑死我哥兒嗎?”錢鋒咬牙切齒地對這個大塊頭阿泰說:“泰同學,別說我不提醒你,到時候被別人賣了,還替別人數錢!”

    紫玉她們也圍過來,不過她們并沒有站以馬歌這一邊,而是站到林凡這一邊來,雖然林凡是有一點壞,但他們很精神一個團隊的精神。

    什么叫團隊?那就是互相幫助,團結對敵。

    可是面前這個馬歌即在背后捅刀子,如果今晚不是林凡起了恢復覺醒能量作用的話,估計他們十一人中,至于有幾個人葬身在風狼獸嘴里。

    “你們這眼神是什么意思,林凡明明可以作戰,即眼白白地看著我們受成重傷也不幫忙,這個家伙,就是想坑害我們。”馬歌把矛頭指向林凡說。

    心里即暗地想:“嗎-的,藏得還真深,竟然覺醒二種能力,大意了,大意了,不行,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覺醒世界!”

    強大?不,強大不可怕,可怕是覺醒兩種逆天的能力。

    整個天府學院,就林凡一個覺醒治療,唯一的一個,雷元素控制也是整個天府學院唯一的一個,如果讓他活著出去,國家肯定會重資源培訓他,到時根本沒有他生存的空間。

    一個罕見的力量已很逆天了,二個還得了?

    “如果我不是暗藏雷力的話,你是不是給我收尸?我記得,好像沒有得罪你吧。”林凡手掌出現藍光,絲絲的雷電發出吱吱的響聲,一副隨時攻擊的樣子。

    “這事,我會跟校長說,你等著被開除吧,等著被國家列入黑名單里吧。”紫玉咬了咬銀牙說。

    “哈哈,你這是打完齋不要和尚吧。”馬歌并沒有向林凡認錯,只是沒有想到他喜歡的女神,竟然站在林凡這一邊,讓他心里很痛苦。

    如刀子一刀一刀割在心頭上面。

    過去二年里,他不知為紫玉付出多少,每一次歷練,都把得到的資源,分給她最多,只是為了搏取紫玉菁睞,到頭來,得到即是這個結果,讓他很痛心。

    “你走吧,我們團隊不需要你這一種小人!”作為隊長的紫玉,她沒有想到這個一向大明是非的馬歌,這么陰險小人,懷疑上一次二個隊友的死覺醒獸嘴里,會不會與他有關。

    “阿泰,小軍,我們走。”馬歌知道自己無法再在這團隊呆下去。

    “紫玉,不能放他走,嗎-的,這種小人,不滅了他,難消人心頭之恨。”林凡不想放虎歸山說。

    說完后,手上的雷電大盛,可怕的威力在凝聚中,隨時向馬歌攻擊。

    “讓他走吧,明天我們出去,向譚校長啟明情況,然后再重組隊進入吧!”紫玉知道林凡想殺了他,但她不想林凡被上面的請去喝茶。

    因為法律是不允許殺人的,就算對方有什么過錯,也是由法律說了算,那怕這個覺醒世界不受法律保護,也不能亂來。

    “可惡的!”錢鋒狠狠地把手上的十字礦鋤頭摔在地上,指向馬歌罵:“姓馬的,你給我走著瞧,下次別讓我看到你!”

    “哼!就你這個垃圾,我一拳也能秒了你這個打醬油的!”馬歌冷冷地哼著一聲說。

    馬歌是陰險小人,但小軍和阿泰不是,他們平時只是和馬歌走得近,而且他們也是天府學校里的學生。

    發生這樣的事情,明天出去后,馬歌會被開除掉,如果他們跟著馬歌的話,可能也會背上不好的名聲,所以他們兩個沒有跟馬歌走。

    何況他們身上帶著傷,血淋淋的樣子,走在森林里,隨時會引來覺醒獸,就算一只普通的覺醒者,如果沒有強大控制覺醒者的,他們都難以對付。

    “阿泰,你們跟不跟我走?我向你們兩個保證,就算被天府學校開除,我們依舊可以進入玄府學校!”馬歌看到阿泰他們兩個不動說。

    “阿泰,小軍,別跟著這種陰險小心,如果遇上危險的話,他第一個把推出喂覺醒獸。”林凡對他們兩個說:“剛才紫玉讓我給你治療,你也聽到了,我想給你治療,而他即想先恢復自己戰斗自保,才不管你生死呢,這一種自私的人,值得跟隨嗎?”

    “林凡同學說得對,作為一個隊長責任,你受這么重的傷,應該第一個得到治療才對,而不是讓你繼續牽引風狼獸!”紫玉對小軍這個土元素覺醒者說。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