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凰墟 > 第二十六章: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陛下,前面便是鳳儀宮,要臣先去通報龍后娘娘嗎?”

    “嗯--”龍帝想了想:“不必!”

    ...

    “哈哈哈,許久沒同妹妹聊天,未曾想妹妹竟知曉這么多趣事,妹妹一定要多來找姐姐才是!”龍后哈哈大笑,靜妃實在是深得她心,不管靜妃怎么夸她,她都能接受。

    靜妃先是一笑,又是悲嘆道:“唉~”

    “妹妹怎么了,是與姐姐聊天覺著不高興?”

    “自然不是。”靜妃蹙眉:“只是,妹妹聽聞近日京城災民涌入,實在是為災民擔心啊!”

    “哦~”

    龍后哦了一聲,揮了揮手道:“妹妹何必擔心這些,陛下心系百姓,早已經建造好難民所,并且還準備親自前去探查一番。”

    “嗯。”靜妃笑了笑:“姐姐說的也是,如今陛下心系百姓,我聽聞難民所的災民都心心念念等著陛下前去探查,就算是瘟疫爆發,憑借著我們龍族天生的優勢、站在外圍也是不怕的。”

    “這是自然!”龍后很肯定的點頭:“陛下可是一國之君,一身浩然正氣,怎會被區區瘟疫嚇到?”

    再度聊了聊,靜妃便是告辭,今日目的已經達到,她出門剛好看見龍帝拐角,今日與龍后所聊內容,用不了多久整個后宮便都會知曉。

    如此一來,龍帝不去也得去。

    ...

    次日早朝。

    龍帝坐在帝座之上,雖說年邁,卻絲毫不失帝王之氣!一雙龍目看著下面群臣。

    “龍傲廣、龍傲博、霍未朝,明日朕準備去難民所外面看看,你們隨我一起吧。”

    “啊?”霍未朝心中一怔,連忙跪地:“陛下,難民所可是有著瘟疫爆發,陛下乃萬金之軀,不可前去啊!”

    “誒!什么萬金之軀,我這可是龍族之軀,區區瘟疫,怎能破壞我龍族威嚴?龍帝不在意的揮了揮手。

    龍傲博也站了出來:“父皇,這探望民情之事交給兒臣便好,哪需父皇親自前去呢?”

    “父皇心系百姓,是百姓之大幸,五弟你說你替父皇去探望他們,莫非以為自己能代表父皇,代表青龍帝國了嗎?”

    說話的是龍傲廣,字字逼人,字字誅心!他巴不得龍帝親自去查看,自己也好揭露龍傲博的“罪行。”

    “大哥此言差矣,父皇乃是青龍支柱,日理萬機,我們做兒臣的,自然要為父皇分擔,怎么到大哥那里就變味兒了呢?”龍傲博唇齒如槍。

    龍傲廣聞言,又道:“呵,如今百姓心心念念父皇前去探望,結果你卻代替父皇,這讓百姓如何作想?”

    “大哥,聽你的意思,就是讓父皇勞神傷身了?”

    龍帝若揉了揉太陽穴,抬起手朗聲道:“夠了!”

    聽得龍帝說話,兩大皇子才是閉嘴。

    片刻后,龍帝又道:“明日,我親自前去難民所,不得再有延遲。”

    霍未朝與玨親王對視一眼,才是一同答道:“遵旨!”

    ...

    是夜,蘇鳳臨與龍逆鱗坐在近水樓閣上方品茶,看著難民所燈火通明。

    “想必,霍未朝與龍傲博在加急建設外圍才是。”

    “嗯,還有把老弱病殘孕送到內圈,毫無人道。”

    蘇鳳臨淡淡的品著茶,等著吧,明日,明日他們就能解脫了。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這所謂的東風,便是狂風暴雨!

    “天機,星落,現!”

    醉月軒密室,蘇鳳臨喚出獸界天機--星落,確認好明日會大雨后,才將其放下,隨后望著屋內燭光,輕啟朱唇道:

    “也不知那小家伙怎么樣了。”

    ...

    “風少將,有書信送至。”

    “嗯。”

    風少將冷淡的嗯一聲,隨后面不改色接過書信,一縷清香自信封上傳來。

    親啟、鳳臨書。

    “媳婦姐姐?”風少將道,一張如同萬年寒冰的臉,瞬間崩掉。

    “思君不見君,是為念君歸,望君安得自身、衣食無憂。勿要因兒女私情,耽誤君之大事,且,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咕嚕~”

    風少將吞了口沫,后面那一句“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封信,不就是思念自己的信嗎?

    “媳婦姐姐喜歡我!哈哈,哈哈哈!”風少將傻傻的笑了出來。

    那名裨將見狀,有些吃驚,這還是不茍言笑、威嚴無比的風少將嗎?居然因為一封信而傻笑,這...鳳臨是誰?不會是醉月軒軒主——蘇鳳臨吧?他是男的啊!

    ...

    “也不知他收到信沒?”

    次日早,蘇鳳臨梳洗打扮著,喃喃自語。

    “收到啦,也不知姐姐每日在思念個什么勁,那個混蛋也配姐姐思念嘛?”

    “...”蘇鳳臨不知道自己不經意間的喃喃自語,被兩個小丫頭片子聽見了。

    “咳咳!”婉兒故作咳嗽,輕聲道:“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卻不見君,卻又念君。”

    “思君不見君、是為念君歸,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秀兒立馬接腔。

    “姐姐,你寫的是這個吧!”

    婉兒和秀兒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絲毫沒注意到蘇鳳臨臉上的黑線。

    “嗯。”蘇鳳臨很平淡的點頭:“婉兒,前些日子你字帖沒練好,去練個三百遍,沒寫完不許吃飯!”

    “秀兒!別笑,前些日子你練武的時候偷懶,去今天不把院子內那樁木樁打倒,也不許吃飯!”

    “啊..姐姐—我們”

    “再有猶豫,多翻一倍。”蘇鳳臨絲毫不留情,說完就將兩個家伙轟出房門:“還不快去!”

    “哦。”

    兩個丫頭鼓著小嘴巴,很可憐很可憐的去——練習了。

    當然,蘇鳳臨再怎么說也不可能不給她們飯吃,她可是除那個少年外,最心疼這個兩個丫頭了,簡直就是她的心頭寶。

    看著可憐巴巴的兩個丫頭,蘇鳳臨還是給了她們飯吃。

    “軒主!龍五、龍一,連同工部尚書,等其余五部尚書,隨龍帝前往難民所!”

    “嗯。”蘇鳳臨點點頭,放下手中茶杯,出門便看見了龍逆鱗,當即與他一同前去難民所。

    在趕路時,蘇鳳臨與龍逆鱗同時朝著天空看去。

    這天,開始變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