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柒夜女俠 > 第九十六章 女俠來做中間人
    “胡大東家?胡大東家?”

    沈蘇貌的聲音又響起來。

    我與胡謫不約而同地朝那個方向望去。

    “胡大東家想什么想得如此入神?還是在看——”沈蘇貌好似故意一般拖起長音,目光狡黠地往高臺下看來。

    胡謫不動聲色地側身走了幾步,正好遮擋住了他的視線,“胡某在想,蘇館主要如何賭我的一顆真心?”

    “其實我的賭局很簡單,關鍵還是得看胡大東家的膽量。”

    沈蘇貌稍稍往后一退,不緊不慢道,“胡大東家向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傳聞又紛起于武林中。今日初次露面,我便要替江湖眾人問胡大東家三個問題。要是胡大東家皆敢如實相告,那么這賭局就算你贏了。”

    沈蘇貌極會揣度人心。我四望過去,這一眾看客無人不露出興奮好奇、想聽八卦的眼色。

    胡謫道:“要我能如實相告,這賭局就算是我贏,看來蘇館主是認定我不會說真話。可見蘇館主要問的這三個問題是如何得刁鉆,又或者……是涉及到了什么隱秘之事……”

    沈蘇貌禁不住輕輕撫起掌來,“胡大東家不愧是號稱‘天下第一聰明人’!”

    胡謫神情淡淡地不語。

    底下有人頗為不解地問道:“蘇館主,那你又如何知道胡東家說的是真是假呢?”

    “你問得好!”沈蘇貌語氣里大悅,伸手指向木臺上的那對鬼眼玉獅子,“不是有這對玉獅子?它輾轉幾輪到了我手里,如今正好能派上用場。”

    他又轉向對眼前那人道:“胡大東家,這萬事俱備,我們可否開始了?”

    “不急。”胡謫微笑,回頭從后面拿出了他進門時就帶來的木盒子,“蘇館主手里賭注豐厚,不妨先看看胡某的再說。畢竟若是胡某僥幸能贏,這些奇珍異寶便都要易主了。”

    他邊說邊緩緩打開了手里的木盒子,從中拿出一物展示在眾人眼皮底下。

    “啊——唉?”

    我聞見最靠近高臺邊上的那幾位賓客縮回脖子,失望至極地發出一聲嘆息。

    “原來是顆南海珍珠。”沈蘇貌語氣如常,聽著反倒是多了幾分笑意,“我對那賭注并不看重,只對胡大東家的一顆真心感興趣。這賭局,我說值得,它就值得。”

    他說得鏗鏘有力。

    “既然蘇館主都這么說了,”胡謫面不改色地收進那顆白珠到木盒里,隨后嘴角邊的梨渦變深,展開一個尤為溫良的笑容,“那便開始吧。”

    “啊——還有一事!”

    旁人皆做好洗耳恭聽的準備,卻見沈蘇貌話語一轉,戴著金面具的臉急急轉向高臺之下。

    大家都伸長著脖子面露不解地看著他。

    而此刻我的心中忽然伸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不由得垂下頭,往人群后挪動腳步。

    “那位穿褐色衣服的小哥——”

    這聲音在我聽來著實感到頭皮一陣發麻。人群倏地讓出一條道,好事者們全都朝這邊看來,讓我幾乎無處可逃。

    我深呼出一口氣,心在胸腔內“咚咚”直跳,被逼無奈地回頭。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一身藍影若有所思地看著我。

    那位戴著金面具的男子特意從高臺上走下來幾步,面對著我,笑聲連連道:“這位小哥,我方才見到你就覺得你長得特別像我一故人。”

    “故,人?”我面對沈蘇貌,眼神閃爍地干笑了幾聲。

    “正是故人。”他曖昧地加重了最后那兩字,又道,“既然你我如此有緣,可否幫我一個小忙?”

    “什么,什么忙?”我還是忍不住問道。

    “玉獅子檢驗話中真假,我和胡大東家都需要一個中間人。”沈蘇貌微微側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還請這位姑娘上高臺這兒來。”

    我盯著那身影,倏然皺起眉。

    卻聽他又及時改口道:“哦,抱歉,是這位小哥。”

    話中一片輕佻,四周人哄堂大笑。

    該死!

    沈蘇貌一定是故意的。

    而此刻立在高臺上的那道藍影身形絲毫未動,臉色凝固起來。

    第八輪賭局在這萬眾矚目中終于要開始了。

    沈蘇貌和胡謫面對面而坐,桌上正放著那對鬼眼玉獅子,而我立在他倆的身后當那個所謂的“中間人”。

    高臺之下一片鴉雀無聲。

    沈蘇貌看著胡謫舉止優雅地端起桌上的茶盞,又慢條斯理地喝起來。

    “胡大東家好像很愛喝茶?”

    胡謫淡淡一笑,茶盞剛放到嘴邊又頓住,雙眉揚起來,“這就是蘇館主的第一個問題?”

    沈蘇貌一愣,隨即金面具后便發出一陣笑聲。

    “這位小哥你看,我們的胡大東家可真是一點都不吃虧。”

    他說完,笑聲就此止住。

    “敢問胡大東家,”沈蘇貌目色從我轉到胡謫處,語氣低沉下來,卻暗藏鋒芒,“據說十里穿巷的消息榜上無事不知,上到宮廷辛秘,下到紅塵凡事,所有消息皆掛于榜上。而作為它的主人,此榜上的消息你又是從何得知的呢?”

    聽聞此話,我禁不住輕聲道:“沈蘇貌你——”

    我還是很有分寸地把話聲小到只有面前那兩人能聽見。

    他側頭對我道:“小哥你這般瞧我,可是覺得我問出了你的心里話?”

    我立馬收回目光,低頭落到那對鬼眼玉獅子上,心中卻替人為難起來。

    胡謫作為十里穿巷的東家,站在他的角度想,不管消息榜在外面傳的有多神奇,都是他攬財引人的一種手段。如果一旦消息榜的秘密公布與眾,那么就會……

    “很簡單。我想這個方法,蘇館主比我更會。”

    頭頂上傳來那人鎮定自若的聲音。

    胡謫道:“方才蘇館主是如何贏那位福臨河的羅掌門,我就是如何得知那些消息的。”

    嗯?

    “這打得什么啞謎?”高臺之下有人疑惑道。

    “那位胡東家在忽悠人吧。”

    話雖如此,我卻見眼皮底下的鬼眼玉獅子的雙瞳幽幽地抬起來。

    “玉獅子的眼睛是向上看的!”

    我急急抬起頭來,朝眾人一喊道:“胡小……胡東家說得是真話!”

    臺下一片喧然。

    耳邊忽的傳來一聲輕笑,“這位小哥,多謝你了。”

    我朝笑聲的方向望去,見胡謫正笑吟吟地看著我,眼底一片柔聲。

    我別過臉,佯裝干咳了一聲,雙耳后微熱,“胡,胡東家客氣了,畢竟我是你二位的作證人。”

    “第二個問題,”另一聲音忽然插進來,這回言辭中多了幾分凌厲之意,“胡大東家此次露面于商都,是為了什么?”

    眾人也安靜下來繼續觀此二人博弈。

    胡謫開口道:“我來商都是為了找一個人。”

    桌面上的鬼眼玉獅子的眼睛又緩緩朝上而去。

    我心里猛地“咯噔”一響,揚起的嘴角僵住在臉上。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