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無限從拳皇出發 > 第227章 第一幕落幕
    不管是誰給他的勇氣,也不管這個世界有沒有梁靜茹,攜帶著火藥的長棍威力確實厲害非凡,一陣爆炸之后,這些個穿著奇裝異服cos各種古老兵種的人都被炸飛出去,就連身高兩米三四的杰克巴爾多也被炸飛出了去,可見長棍之中炸藥蘊藏之多。

    這就體現出三節棍的重要性了,爆炸之后,沖擊波很強烈,大量的沖擊都被三節棍的結構給卸掉了,剩下的沖擊以比利凱恩的力量就足夠掌控住了。

    “妙啊!(`??ω????)”

    看到比利凱恩用這種方式將爆炸沖擊最強的一層力量給卸掉,草薙蒼司忍不住說了這樣一聲。

    老實說,草薙蒼司論及天賦及不上草薙京,但是他有一顆遠比草薙京騷氣的心,如果說草薙京做過最叛逆的事情就是將草薙之拳與現代格斗技結合的話,草薙蒼司甚至想將草薙之拳翻個個。

    這個時候看到比利凱恩利用三節棍的特性將火焰爆炸之后的沖擊卸掉,他心里頓時閃爍過一絲靈光。只是三節棍太長,平時帶著也不方便,要是有什么類似的比較方便攜帶的武器就好了,就像雙節棍那樣的。

    (????ω????)??

    “對呀,雙節棍呀!”

    看著一旁的草薙蒼司這樣一驚一乍的,里昂對著看過來的橘次郎無語地攤了攤手

    “嗯?”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認真觀戰的吉斯霍華德傳來了疑惑之聲,成功將幾人的注意力再度吸引到了屏幕之上。

    也不知是怎么滴,那些個奇裝異服的人渾身上下的紫氣漸漸變成了灰色的氣息,這樣的感覺里昂就不知道了,甚至他都開始懷疑之前自己對于他們身上都有大蛇之血這件事產生了疑問,在自己身上完全沒有發生過同樣的情況。

    “不對~他們要爆炸!”

    草薙蒼司看著那些個奇裝異服的人身體不斷地膨脹,瞳孔一縮,連忙提醒起來。

    雖然他不在一樓,但是他就是有一種很莫名的直覺,就像是刻在血脈之中的直覺一樣!

    果不其然,就在草薙蒼司說了這樣一句話之后,那些個奇裝異服之人都發生了很難以理解的變化,比利凱恩也不是傻子,看到這種情況,也往后跳了一步,緊接著這些個奇裝異服的人都一齊自爆了,只不過他們的自爆并沒有什么威力,與常規的爆炸比起來更像是自燃,就像是磷火自燃一般的。

    “這~”

    眼睜睜看著這一個個人在自己視野之內焚化為齏粉,草薙蒼司都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如果在之前,里昂或許也會和他一樣的表現,可是這段時間以來,里昂見過的這種類似事情太多了,對于這種事情早就已經習慣了。

    “看來他們承受不住自己體內的力量,崩潰了。”

    里昂也不知道自己說出這樣話的時候是個什么感覺,他原本以為那些人是其他力量的集合體,現在一看,這些人就是真真切切的使用的大蛇之力,最后那種黑色的氣息就是大蛇之力滿載之后的后果,他們在瘋狂狀態下不斷地被逼到極限,不斷地壓榨著自己的潛能,最終大蛇之血沸騰滿溢,燃燒了自己的血液以及肌肉,就形成了這種奇異的灰色氣息。

    【如果我過度使用大蛇之血會不會像他們一樣呢?】

    作為現在里昂的主要格斗手段之一,大蛇之血在里昂的格斗技以及格斗技的開發之上都有著至關的重要性,如果說自己過多使用大蛇之血之后會變成這些人這樣,自己還要使用這種力量嗎?

    “吉斯前輩,此間事了,我所學的八極拳也已經全部交給你了,是時候該回酒店了。”

    聽到這話,吉斯霍華德還想挽留,待得看到里昂腰間的酒葫蘆之時,瞳孔微微一縮,挽留的話終究沒有說出口

    草薙蒼司以及橘次郎對著吉斯霍華德點了點頭,也跟著里昂離開了。

    。。。

    觀光電梯之中,三人相對無言,里昂和草薙蒼司都是有心事,橘次郎則是本來就話少,這時候見到兩人都不說話,也就沒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電梯快要下到一樓的時候,草薙蒼司忽然開口了

    “里昂。”

    里昂抬起頭,將視線看向他。

    “草薙之火作為格斗技是不是有些殘忍了?”

    一直以來,草薙蒼司使用草薙之火時面對的都是高手,后來對于草薙之火的掌握也更好了,自然也就不會存在誤傷這種事情了,現在看到的這種人被燒成齏粉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感受到,對他弱小的心靈造成了很大的沖擊。

    聽到這話,里昂才恍惚發現,眼前這個隊友本身依舊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放在普通人身上那還是在做夢的年紀,何時經歷過那么多風雨了。

    曾幾何時,草薙蒼司甚至會為了自己領悟神塵走火入魔而準備放棄格斗生涯。只是他平日里這樣成熟的形象太多深入里昂內心,甚至都忘了他還只是一個孩子。

    “蒼司,力量本身沒有對錯,善惡本身不在力量,而在內心,如果你的內心向往光明,擁抱黑暗,堅持著自己的正義,那么你的火焰就是貫徹正義的利劍!你是為了什么學習格斗呢?你又是為什么提升自己的實力呢?”

    聽到里昂的話,草薙蒼司將自己的頭低了下去,這些事情他從來就沒想過,在草薙家,每一個人除了訓練就是訓練,腦子里只有格斗,完全沒有怎么接觸其他的事物,他還能想些什么呢?

    “里昂,你又是為什么沒有在家中當一個商人繼承家產,而選擇了成為一個格斗家呢?”

    草薙蒼司自己沒有答案,但是他感覺自己能夠從里昂的答案之中找到自己的答案。

    要是能夠混吃等死誰愿意費這個勁,里昂這不是被趕出家門,沒辦法了嗎~

    只不過,格斗這種東西的確是會上癮的,那種徘徊在生死邊緣血脈噴張的感覺,用自己的智慧戰勝對手的痛快感,格斗所帶來的一切都深深地吸引著里昂,只是這些或許都不是自己成為一個格斗家的理由。

    “我想,或許是我從格斗里面看到了某些真正屬于我的東西。”

    回想起那個嚴格又不失溫和的師父坂崎琢磨,如果說能選擇出身的話,里昂感覺這樣一個父親遠比自己那個商人父親好太多了,每次想起這種事情,里昂都很羨慕坂崎獠,然后就想要揍他一頓,然而在參加kof大賽之前,里昂實力都是比不上坂崎獠的,后果自然可想而知了。

    不論是羈絆還是溫暖這些都是里昂上輩子所不能擁有的,所以他一直很珍視這一切,格斗就是維系這一切的媒介,所以對于里昂來說,格斗這種東西早就已經融入了他的骨髓之中。

    “真正屬于你的東西?”

    里昂點了點頭

    “真正屬于我的東西,格斗給了我我所需要的羈絆,這或許就是我不斷戰斗下去的理由。”

    聽了這話,草薙蒼司總算是有些了解了,可他并沒有回話,三個人再度沉默了下來。

    另外一邊,盧卡爾伯恩斯坦看著眼前的監控畫面搖了搖頭

    “實驗又失敗了,不過,這個力量應該能夠吸引到吉斯那個狗鼻子了吧!”

    在他的身后,山崎龍二被綁在實驗臺上,身上插滿了管子,還有一個機器在緩緩地抽著他的大蛇之血。

    說完之后,盧卡爾披上了鮮紅大衣,轉身便即離開了。

    而他的金發美女秘書麥卓并沒有跟隨他離去,依舊靜靜地看著監控畫面之中的吉斯塔一樓,沒過多久,里昂三人就從里面出來了。

    “你果然在里面!”

    “怎么樣,看到大蛇之血的負面作用之后會讓你感受到一絲害怕嗎?”

    麥卓在大蛇八杰集里面地位比較低,但好歹也是大蛇八杰集,在天國神族里面算是頂尖戰力,只不過她一直有一件事隱瞞著八杰集首領,她對于大蛇的忠誠并沒有這么高!

    實際上,在所有的大蛇八杰集里面,對于大蛇忠誠度高的也只有息吹暴風高尼茲和干涸大地七枷社兩人而已,其他人都有著自己的想法。

    尤其在嘉迪路背棄八杰集身份結婚生女然后被高尼茲殘忍迫害之后,他們之間的背離感就更加明顯了。

    如果說有一天他們敢稍有背離大蛇的想法,相信高尼茲也會這樣毫不留情地殺了他們吧!

    “哼哼~愚蠢的宿命。”

    冷笑一聲之后,麥卓再度變回了那個冷艷的女秘書,剛剛的一切仿佛都只是虛幻。

    就在這個時候,監控的畫面之中,里昂轉過了頭,銳利的目光直直地盯住了麥卓的眼睛,看到里昂那銳利的眼神,麥卓的心臟不由得慢了半拍。

    。。。

    另外一邊,里昂發現了一個藏在暗處的攝像頭,這并不是之前那個擺在明面上的攝像頭,藏得很隱蔽,卻又能夠看清楚吉斯塔前的一切。

    〔難道說這就是傳說中的明暗監視器?〕

    里昂看過一些電影,里面就有這種設計,就是說一個攝像頭擺在明面上,讓別人看到,平日里負責主要工作。

    然后再設置一個攝像頭在暗處,不易被發現,用作補充。

    一般人看到明面上的攝像頭就會本能地認為發現了所有的攝像頭,不自覺的忽視藏在暗處的攝像頭,這種設計用作安保就很完美了。

    想這吉斯霍華德好歹也是個大佬,家里有這種設計再正常不過了,所以里昂完全沒有懷疑到盧卡爾伯恩斯坦身上

    〔不愧是老謀深算的梟雄,要不是我野獸一般的直覺,還真被晃過去了。〕

    至于之前糾結的事情~

    那種東西早就不用思考了不是嗎?

    里昂哪次戰斗不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活到就是賺到,被敵人打死還是被自身力量反噬而死不都一樣嗎?

    況且,現在自己體內全是光屬性能量,會不會死還不一定呢。

    “里昂,這里有劍道館,要不你先把對我的承諾履行了吧~”

    ⊙ω⊙

    看著橘次郎眼中的激動之色,里昂忽然感覺自己要面對社會現實了。

    之前橘次郎使出的那一刀居合依舊映在里昂腦海之中,不說別的,論及出刀速度,自己就被遠遠地甩了出去,不好好練練就這樣上真的好嗎?

    “額~那個,對了,橘次郎,你看我手中還拿著那個老前輩的酒壺,總不能讓人家就等嘛,要不這樣,我們先回去,過兩天再比,反正我們還要在南鎮待一段時間,你看如何?”

    嗯~

    說完這話,里昂都在內心大贊自己的機智,這種時候找橘次郎戰斗純屬自討苦吃,回去加練幾天,研究研究如何對付快刀再來交手豈不完美?

    自己的話有理有據,橘次郎不是不懂事的人,應該能夠理解的吧~

    “誒?你們出來了,趕緊趕緊,快把小老頭的酒壺還來。”

    ╯﹏╰

    里昂感覺自己這一次回來肯定沒看黃歷,不然怎么可能不想見誰就來誰,而且每一次出場時間都這么精準。

    小老頭上前一把將酒葫蘆從里昂腰間扯下來,打開葫蘆嘴,猛地灌了一口

    “哈~許久不見,怪想念的,這個酒壺跟隨小老頭多年,分別片刻就覺得渾身難受,現在總算是好了~”

    聽到這話,里昂眉毛跳了跳,說到

    “難不成前輩你是因為太想念酒壺,這才提前來這等著的?”

    小老頭點了點頭~

    “里昂,你可別傻了,老前輩一定是擔心我們,這才來吉斯塔下面等待我們的,喜歡喝酒,酒館豈不更多?”

    草薙蒼司一把拍在里昂肩膀上,走來這一路,不僅里昂想通了,就連他也一起想通了,這種時候看著里昂呆頭呆腦的樣子,忍不住就提醒了他一下。

    “如果晚輩沒有認錯的話,前輩一定是精通所有華國武術的鎮元齋前輩吧!”

    里昂和橘次郎都像山中野人一樣,并不知曉鎮元齋這個名字在格斗界有著什么樣的地位。

    不說別的,就算是里昂的師父坂崎琢磨見到鎮元齋也得畢恭畢敬地喊一聲“前輩”,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小老頭就是當今格斗界真正的泰斗,華國武術界的傳說人物,醉拳宗師!

    就連吉斯霍華德的師父,糖葫蘆也是他的好友,可見其輩分之高。

    只不過格斗界向來是實力為尊,吉斯霍華德看到鎮元齋的酒壺之后不敢強留里昂三人并不是因為他的輩分有多高,而是這個小老頭子就是當今格斗界明面上的最強之人,有這樣的人在里昂身后撐著,吉斯霍華德再大的不滿也就只能忍著了。

    當然了,這都是明面上的實力,真要打起來,活在黑暗面的息吹暴風高尼茲實力想來不會弱于鎮元齋,只不過大蛇一族向來都是被大家所遺忘的就是了。

    “年輕人眼光不錯,你是草薙家的傳人吧,目光清澈,性格直爽,頗有幾分草薙柴舟那小子的風格。”

    “還有你這個呆頭呆腦的小愣子,極限流傳人還真就一個牛脾氣,跟你師父坂崎琢磨簡直一個樣!”

    “行啦,小老頭現在也來了,你們可以開始比試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小子早就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吧,現在就是該實現的時候了!”

    說著,鎮元齋一腳將里昂踹進了劍道館之中。。。

    書客居閱讀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