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道衍紀 > 第126章 紅顏禍水
    接下來的日子雪清寒便是待在了炎家之中,炎鼎之沒有再來過,一直不見蹤影,但卻是將各種煉器方面的書籍讓人送來給了雪清寒。

    這些書籍與雪清寒之前自己購買來的可不一樣,他買的那真的就只能說是介紹煉器方面的知識,而現在接觸的方才能夠真正稱之為煉器。

    這些書籍對于煉器講解得極為詳盡,不僅僅有著火焰的把控講解,連什么特性的材料又應以怎樣的手法等進行淬煉也寫得很詳細。

    當然,這些依舊都只是一些經驗以及基礎知識,并非煉器的核心,炎家也不可能真的將家族最為重要的傳承全部對雪清寒這么一個外人開放,只能說這些書籍比起雪清寒自己找來的要更合適得多。

    雪清寒其實也是知道一些煉器師之間傳承的事情的,煉器師的傳承,實則最集中的便是三樣東西。

    一是其煉器的控火之法,煉器是一個精細活,也因此要求煉器師對火焰有著無比精準的掌控能力,甚至于連火焰的溫度都能夠把控。可以說,煉器師本身便是最為出眾的火焰之道修行者。而另一種與煉器師一般對火焰有著變態掌控能力的,便是煉丹師。

    除了控火之術,其次便是陣法。煉器師到得至高境界便不是煉器那么簡單了,而是奪天地之造化,煉乾坤大道。人力有窮盡,到了那種境界,光憑個人能力是做不到的,自然需要借勢。

    與陣紋師不同的是,煉器師并不能說是精通陣道,因為他們所研究的陣法,皆是為了輔助煉器所用,用來聚靈,納火,溫養器皿等。當然,也有煉器師與陣紋師合作的,遠古神話之中便是有著陣皇與煉器鼻祖媧皇聯手煉器補天缺的傳說,雖真假早已無從考究。

    而第三點方才是一個煉器師的最特別所在,那便是煉器師自己的材料搭配,搭配的方法等,與煉丹師的丹方一樣,是煉器師用實踐經驗總結出的智慧,是經歷了驗證的成果結晶。

    雪清寒放下手中的玉簡,微微撇了撇嘴,這些東西雖然確實對他有些幫助,但要憑借這些就成為真正的煉器師卻是癡人說夢。好在他并沒有在這方面多糾結,只是技多不壓身,稍加了解而已。

    他的道路,終究還是要以實力說話的,人情這種東西,有些時候可沒那么可靠,生命如物,卻不在己手,這可不是值得回味的體驗,表面的地位尊崇有什么用?沒看見那炎家老頭兒也被追殺得急急如喪家之犬嗎?他不就是天炎家數一數二的煉器大師?

    雪清寒目光轉過,便是看見墨羽站在門口,身子斜倚著門框,姣好的身姿形成一道曼妙的風景,令人賞心悅目。

    似是覺察到了雪清寒的目光,墨羽不動聲色地站直了身子,如墨的眼瞳轉動,卻是始終不去看雪清寒。

    雪清寒狐疑,雖然不知道到底哪里有些奇怪,但他就是覺得似乎什么地方有點問題。

    “你有什么事嗎?”雪清寒問道。

    “公子是問我嗎?”墨羽轉過身,臉上露出漂亮的笑容 ,目光卻是看向別處,“公子怎么這樣問呢?我能有什么事啊,沒事,沒事,當然沒事啦。”

    雪清寒沒說話,只是平靜地盯著她。

    “那個...公子你看書累了吧,要不墨羽替公子揉揉肩?”說話間,墨羽走上前來,站在雪清寒身后,一雙纖手伸向雪清寒的肩膀。

    “啪~”

    雪清寒一甩手將墨羽的手拍到一邊,剛欲說話,卻是忽地眉頭微動,目光望向房門方向,隨后轉過頭瞪了昂首望著房梁的墨羽一眼,冷淡道:“自己招來的蜜蜂自己打發去,我沒空,也沒這興致。”

    “這么這樣......公子,他這可是打你身邊女孩子的注意哦,你都不表示一下嗎?怎么也應該宣示一下主權對不對?挖你的墻腳了,公子你怎么可以還無動于衷是不是?所以啊......”墨羽微彎下身子,臻首緊貼在雪清寒肩頭,吐氣如蘭,似委屈似慫恿地道。

    然而,對此雪清寒根本無動于衷,隨手收起桌上的一堆玉簡,站起身來向里屋走去,語氣平淡地道:“你將自己書拿去還了吧,我修煉一段時間,沒事你別打擾我。哦,對了,人家畢竟是少家主 ,又是天炎城有名的天才,我們現在還住在別人家里,你可給我有點分寸,別把人打得太狠了。”

    說完,雪清寒便是直接進屋去了,不過還順手帶走了桌上的茶壺。

    “你....過分,怎么會你你這樣的人啊.......”墨羽氣得跺了跺腳 ,鼓著腮幫子瞪著離去的背影,“那個女孩兒以后說不定就是這樣被人撬墻角從你身邊帶走她的,哼!”

    “不可能的,她和你不一樣,誰敢糾纏她,我就能讓誰滾蛋。至于你嘛,你是自由的。”

    墨羽眼神幽怨,但雪清寒卻是早已不見了人影。

    無奈地嘆了口氣,墨羽惡狠狠地將一堆玉簡用端盤裝起,向門外走去。

    墨羽剛剛走出房門不遠,便見一道身影迎面而來,一身火焰紋紅色長袍,身形高大,眉目間自帶著一股英氣,很是有幾分意氣風發之態,配上一張英俊的面龐,十足的風度翩翩,正是炎家大公子,炎無雙。

    “墨仙子,好巧,又見面了。”炎無雙臉上帶著溫和不失風度的笑容,對墨羽打招呼道。

    “仙子這是要去藏書閣嗎?不介意地話在下很樂意為仙子帶路,請!”炎無雙的目光在墨羽手上的那些玉簡之上掃過,說道。

    “炎公子事物繁忙,這等小事便不勞煩炎公子了,在下識得去藏書閣的路,炎公子您有事先忙吧。”墨羽語氣聽不出喜怒,目光微微望向一邊,好巧?你丫的在這里徘徊半天時間了,真是好巧!墨羽心中懊惱地想到。

    “不忙不忙,在下閑來無事,墨仙子是我炎家貴客,父親親自下令一定要好生款待兩位,豈能怠慢了仙子,仙子請隨我來。”炎無雙前面引路道。

    “真是...唉,或許我要早點離開炎家才是,不然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煩來。紅顏禍水,古人誠不欺我啊,唉,炎家主卻不見蹤影,沒有他去煉器公會開出通行證也不好進去啊。”雪清寒將一枚棋子落在棋盤之上,微微搖頭,無奈地自語道。

    棋盤之上,黑白二色棋子相互交織,似兩支軍隊在廝殺一般 ,竟是顯露出幾分殺氣盈野的景象。

    雪清寒進入了炎家,墨羽自然也就跟著雪清寒一起在這里住下了,因為雪清寒他們將要前往的那一片地域被煉器師公會占據,不知道在那里做什么,一時無法輕易進入。

    雪清寒兩人想要進去,但強闖的話如果真的驚動了煉器師公會的大人物恐怕他們的麻煩不會小,所以希望通過在天炎城煉器師公會擁有不低影響力的炎家主幫忙出門辦理通行證,以省卻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如今通行證還沒下來,卻因為墨羽讓得他有些頭疼了。

    墨羽的容貌氣質無可挑剔這一點雪清寒是知道的,不過或許是因為習慣了洛霜這樣一位常年陪伴在身邊的人,他明白歸明白,卻沒有切實的體會,讓得他有些低估了墨羽的魅力。

    卻是沒想到那位炎家大公子炎無雙鬼迷心竅,竟是對墨羽一見傾心,這一陣子三天兩頭就找個借口過來,經常性自附近路過偶遇,看得雪清寒都有些無語了。

    幾次之后那位炎家大公子再來雪清寒索性以閉關為由不露面,一直讓墨羽去應付。她招引來的,不她去應付誰去?

    至于說炎無雙將墨羽拐走這種事,雪清寒沒考慮過,也并不在意。他可不認為炎無雙這所謂的天炎城天才便能夠令得被稱為大自然寵兒的暗夜精靈族動心,連他都做不到。別看墨羽時不時一副調戲他的樣子,可很多事情,雪清寒不說,不代表不知道,至少有一點他很肯定,他現在看到的,依舊不是墨羽的全部。

    如果是洛霜,他是絕對沒有閑心旁觀的,墨羽嘛,還沒到那種關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