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 第5380章 說客
    “梅英,這事兒,你咋打算的啊?你給爹娘交個底兒。”廖母道。

    廖梅英輕嘆了一口氣,“娘,我這會子心里亂的很,自個都不曉得該咋整了,哪里有底給你們交?”

    “你還想不想跟楊永仙一塊兒過日子?”廖母又問。

    廖梅英蹙眉,緩緩搖頭。

    “我是斷然不想跟楊永仙一塊兒過下去了,那種男人,好沒意思,我就是放不下孩子。”她道。

    之前楊永仙那副樣子,孩子留在老楊家沒人照顧,所以才讓她輕輕松松給帶回了娘家。

    如今孩子的親爹醒了,要來把孩子要回去,她也是很難再留下了。

    但她自己又不想跟楊永仙一塊兒過,所以這才心亂如麻,不知該怎么辦。

    “若是楊永仙真心悔過,登門來接,你就再好好考慮考慮,實在不行,就當是為了孩子,這嫁漢子過日子,最好能一竹篙擼到底才是最好。”

    廖母抹了把眼角的濕潤,語重心長的勸慰廖梅英。

    “這改嫁,二嫁啥的,終究不好,男人嘛,年輕氣盛的,難免有個犯迷糊的時候,若是他改錯的態度還算真誠,不妨再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你,就再好好想想吧!”

    ……

    過了兩天,廖兄來了長坪村。

    沒有空手來,手里拎著一只雞,把雞交到金氏手里,說是給楊永仙燉湯喝補身子的。

    不管是因為什么原因,至起碼楊永仙這腦袋是他敲的。

    差點把人給敲死掉,而老楊家礙于親戚的關系,又加之理虧,所以這件事放棄了追究。

    如今楊永仙醒了,怎么著也得過來探望一下。

    探望是其一,其二便是探探楊永仙的口風,看看他對他跟妹子之間的夫妻關系有什么打算。

    金氏接過雞,用她的方式跟廖兄這咿咿呀呀感謝了一番后,留了廖兄和楊永仙在屋里,自己拎了雞去灶房拾掇燉湯去了。

    屋里,廖兄神色復雜的打量著床上的楊永仙,“你這會子身上咋樣了?頭還痛不?”

    楊永仙嘆出一口氣:“大舅哥,對不住,是我理虧在先,我對不起梅英。”

    廖兄詫了下,沒想到楊永仙靜開口就是賠罪。

    楊永仙接著道:“托大家的福,我得頭好多了,只是偶爾還有些煩痛,身子躺得久了眼下還不能站起來,等我能下地行走了,就去丈人家接梅英和孩子回來,這段時日,勞累你們了,幫我照顧他們母子。”

    廖兄聽得瞠目結舌,最后輕輕點頭。

    簡短的說了幾句話,基本上摸清楚了楊永仙的態度,廖兄心滿意足的回了廖家村。

    跟廖父他們把楊永仙的話原封不動的說了,末了道:“實不相瞞,在去的路上我原本還有些擔心,生怕永仙會惱怒妹子帶了孩子回娘家,也不留在他身邊照料。”

    “萬萬沒想到永仙半句惱怒的話都沒有,相反字字句句都是自責和賠罪,還說等過段時日能下地行走了就過來接他們母子回去好好過日子呢!”

    廖父廖母對視了一眼,夫婦兩個這兩日壓在心口的那塊石頭終于落了下來。

    廖母道:“看來永仙是真心悔改的,你們兩個一人錯一回,這下也算扯平了,回頭等永仙來接你們,就乖乖回去。”

    廖梅英一臉的不情愿:“娘,楊永仙可是做了那些讓女兒寒心的事情,如今她跟我大哥那三言兩語幾句話,你們就被說動了,要攆我回去跳入那個火坑么?”

    廖父拉下臉來:“咋說話的呢?爹娘會害你?爹娘是過來人,明白這兩口子過日子就沒有不鬧騰的時候。”

    “讓你回去你就回去,他寒了你的心,可你哥也差點把人家打死,這筆賬兩清了,往后不準再提!”

    廖梅英的眼淚掉下來:“說白了,我是嫁出去的閨女潑出去的水,你們不想管我死活了,我明白,你們放心,大不了我不要孩子了,我改嫁,我照樣能活下去的!”

    廖父氣得揚手就要打廖梅英,被廖母和廖嫂擋住。

    廖母瞪著廖父:“好好說話不行嗎?干嘛還動上手了呢?閨女是用來疼的,不是用來打的,你個老糊涂。”

    “別攔著,我是為她好,也不看看自己現在啥情況了,二十多了,娃也生了,再嫁?再嫁就一定能嫁到一個好人家?”廖父氣得指著廖梅英的鼻子一通數落。

    “那我就讓出家做尼姑去吧,橫豎不連累你們!”撂下這話,廖梅英捂著臉跑進了自己那屋,埋在被褥里一頓痛哭。

    廖嫂進來了,隨手把屋門給掩上。

    “妹子,別哭了,嫂子陪你說說話。”廖嫂在床邊坐了下來。

    廖梅英還在哭。

    廖嫂便自顧自的道:“先前爹的話是有點重,但爹說的在理,妹子,咱女人一輩子不就那么回事么?嫁漢嫁漢,穿衣吃飯,男人嘛,在外面沾花惹草其實也不稀奇,你可見過貓兒不偷腥的?”

    “嫂子,你這話說的簡單,那是因為沒發生在你身上,倘若是我哥這樣,你也能這么豁達嗎?”廖梅英抬起一張哭花的臉,問。

    廖嫂怔了下,眼底掠過一絲不高興,但還是耐著性子道:“你以為你哥就不會嗎?他現在不會,那是咱家連飯都吃不飽,家里又是爹娘當家,他手里落不到幾個錢,你讓他手里有幾個錢試試看?”

    廖梅英哭不出來了,坐在那兒,整個人顯得呆呆滯滯的,一臉的哀傷絕望。

    “天下烏鴉一般黑,就算沒有楊永仙,我也不想再嫁其他男人了,不想再找根繩索把自個給捆了,老沒意思了……”她喃喃道。

    廖嫂道:“妹子,我和你一樣的想法,可這又能咋樣呢?這就是咱女人的命。”

    “也怪你哥哥沒本事,要是有本事養你一輩子啊,我肯定攔著不讓你回去,只可惜你哥哥沒本事,家里的這幾口人都養不活,爹娘又上了年紀,一年不如一年……”

    廖梅英抬頭看著廖嫂,眼中最后一絲光亮滅了下去。

    “嫂子,我困了,想睡覺,你先出去吧。”廖梅英道。

    廖嫂點點頭,起身出了屋子,到了屋門口拉開了門又扭頭看了廖梅英一眼:“先前那事兒,你還是好好琢磨琢磨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