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宋疆 > 第八百九十章 助人為樂
    長安城的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對于災民的安置,讓慶王跟崇國公忙的是焦頭爛額,就是連葉青,都已經是好幾天沒有見到兩人的面了,不過倒是幾乎每天,都能夠收到慶王關于長安周遭縣對于災民的安置進程。

    安置災民顯然只是一個基礎,在解決了吃飽肚子的前提下,接下來自然而然的便是住的問題,所以長安周邊的十三縣,自然就成了安置災民的重要區域。

    想要讓依然還在涌向京兆府的災民,能夠在最短的時間發揮出生產力,那么必然是需要給予他們最渴望的東西,那就是土地。

    但這個問題,顯然是一個無解的問題,如同上一世一樣,整個世界大部分的財富都掌握在少數人手里,這個時代代表著財富的土地,同樣是掌握在極少數人的手里。

    長安城的名望豪門、傳承了百年以上的貴族等等,經過這段時間被葉青的剝削以及威脅,此時也終于明白了,葉青這個剝皮,接下來會以何種手段來對付他們。

    而此時周遭的十三縣,也在慶王的威壓下,開始經歷著長安城那些名門望族的經歷,眼見手里的土地不保,于是他們也如同長安城的名門望族一樣,會在第一時間先主動采取破財免災的手段,來期望跟官府達到某種默契與和解。

    錢財乃是身外之物,即便是一時失去了,只要大量的土地還在他們手里,那么就如同是聚寶盆在手一樣,以后一樣還會有源源不斷的財富落入自己的腰包。

    所以對于擁有大量土地的少數人來說,花一些錢財,無償的拿出一些糧食來賑災,于他們而言都不是過于困難的事情,但他們不管如何,都不想失去他們手里擁有的土地,不管這些土地,在京兆府易主金國時,他們是通過什么手段得到的,但如今既然是在他們的手里,理所當然的,想要讓他們把吃到嘴里吐出來,那么可就是難如登天了。

    劉蘭兒對于這樣棘手、頭疼的問題同樣是一點辦法沒有,而且即便是白純,對于這樣的事情,她也同樣是沒有絲毫辦法,但她撒出去的傘,此刻也正在密切的關注著,周遭十三縣,以及長安名門望族之間的暗通款曲,監視著他們會不會聯合起來來對抗官府。

    慶王想要兵,用兵來讓那些手里擁有大量土地的豪紳來屈服于官府,但無奈的是,如今就連葉青手里都沒有幾個可以派遣的兵,更別說還要借給慶王了。

    不過對于慶王要兵一事兒,葉青還是打心里高興的,畢竟,從這樣的請求上,便能夠看出來,此時的慶王顯然也因為災民的真正安置問題,而被逼急了,若不然的話,一向溫和善良的老實人慶王,也不會被逼的要拿兵來震懾這些個豪紳。

    從這些名門望族、豪紳富商的手里要土地,是葉青提出來的建議,而葉青強硬如同強盜一般的邏輯,讓慶王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去做這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最初慶王是拒絕的,但當在周遭十三縣,看到了那些面黃肌瘦、衣衫襤褸的災民后,當

    黑壓壓一片的災民,因為他的出現,而不會餓死時,一片片跪下來感謝他的場景,又讓慶王極為留那被人愛戴的瞬間畫面,于是為了這種被人愛戴的畫面,慶王也不得不按照葉青的強盜邏輯,開始大肆的搜刮真正的財富,來分配給那些源源不斷趕過來的災民,從而使得災民能夠真正的在京兆府安定下來。

    李安全最終是在沉寂了兩天后,在到達長安的第四天,開始找上了葉青,希望能夠跟葉青見一次面詳談。

    葉青并沒有拒絕李安全的請求,準時在長安的一家酒樓內,見到了神神秘秘,早已經恭候多時的李安全。

    滿臉橫肉的李安全,今日見到葉青的時候,完全沒有了第一次見到葉青時的憤怒跟不滿之情,整張臉上掛滿了熱情的笑容,在葉青剛剛進入雅間后,就立刻起身迎候葉青,如同見了親人一樣。

    寒暄幾句后,不出所料的,葉青自然而然的在上首坐下,而李安全則便是坐在了葉青的下首,親自給葉青斟滿酒后,笑著道:“葉大人能夠賞光,真是在下深感欣慰與榮幸啊。”

    “鎮夷郡王之邀,葉某豈敢不從?只是不知道鎮夷郡王如此秘密邀葉某來,可是有什么重要事情?當然,葉某首先得聲明,若是鎮夷郡王希望在賠償一事兒上,讓葉某做出讓步的話,那么葉某還請鎮夷郡王免開尊口才是。”葉青端起酒杯,與李安全隔空一碰,而后一飲而盡道。

    “那是那是,葉大人所言之事兒,今日在下決計一字不提,如何?”李安全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立刻先是給葉青斟滿酒,熱情的笑著,而后壓低聲音說道:“不過在下還是想要多說一句,其實葉大人所需要的加起來,也不過是五百萬兩白銀而已,對于在下來說,一時之間雖然說籌集有些困難,但若是葉大人愿意寬容些時日的話,決計不成問題,甚至是更多的銀子,李某都能夠答應葉大人。”

    “哦,鎮夷郡王此話當真?”葉青兩眼放光的說道,另外一只手瞬間就舉起了酒杯,跟李安全再次一飲而盡。

    “自然是千真萬確,李某又豈敢期滿此時位高權重的葉大人?”李安全呵呵笑著,而后遲疑了下道:“只是……若是葉大人有心的話,李某再多加些銀兩都是不成問題的。”

    “熱辣公濟會同意?”葉青依舊是兩眼放光,但語氣卻是多了一絲的懷疑。

    李安全再次神秘一笑,有些陰險的說道:“葉大人難道就不奇怪,我李安全,為何能夠跟隨熱辣公濟一起出使葉大人治下的長安城嗎?若是熱辣公濟不同意,我又怎么可能瞞得過我們夏國的皇帝李純佑,秘密跟隨他來到長安呢?”

    “這么說來,貴國皇帝,并不知道鎮夷郡王來長安的事情了?”葉青刻意把鎮夷郡王四字說的極為清晰,而后明顯能夠看出來,李安全的神色,很不滿意鎮夷郡王這個降封了的爵位。

    “家父去年病逝,原本家父越王的爵位該我繼承才是,但李純佑并沒有同意我的請求,此事想必葉大人也是再

    清楚不過了。所以為了拿回屬于我的爵位,熱辣公濟自然是站在了我這一邊。”李安全神色陰沉的笑著說道。

    葉青端著酒杯沉默,而后有些玩味的打量著李安全,想了下后說道:“如此說來,鎮夷郡王也有可能會不止于想要一個越王爵位了?或許……眼光可以再放長遠一些不是?”

    李安全抿了抿嘴唇,露出一絲貪婪的神色,滿臉橫肉的臉上陰笑更盛,嘿嘿道:“若是葉大人愿意成全李安全,李安全那么就敢更上一層樓了,到時候別說五百萬兩,就是再加五百萬兩,李安全也愿意奉送給葉大人。”

    葉青卻是不慌不忙的搖了搖頭:“一碼歸一碼,若是幫助鎮夷……幫助越王的話,那么當該是另算,畢竟,如今這筆帳,是算在熱辣公濟跟李純佑的頭上不是?”

    把稱呼由鎮夷郡王改為越王,讓李安全是臉色大喜,而且聽到葉青所謂的涇渭分明的算賬,李安全更是神色一喜,對啊,現在跟葉青這樣的緊張,完全是李純佑的事情,跟自己沒有半點兒的關系。

    那么自己只要跟葉青談好未來的事情就足以,何必又去參合今日賠償的事情呢!

    “對對對,葉大人說的不錯,確實,這些都是那李純佑造的孽,葉大人應該讓李純佑多多賠償才是。”李安全順著葉青的話語說道。

    “那么不知道越王殿下,想要我做些什么呢?”葉青把玩著手里的酒杯,嘴角依舊帶著玩味兒的笑容道:“我想,越王殿下肯定不只是讓葉某在固關搖旗吶喊就足夠吧?真若是如此的話,越王殿下也就不會大老遠的跑到長安來了不是?”

    “不錯,但若是葉大人肯為本王出兵助威的話,那么本王必然是感激不盡,也自然是不會忘了報答葉大人。”李安全撕去了臉上最后一絲虛偽,直入主題說道。

    “哦,不知道越王殿下讓我助威哪里呢?”葉青腦海里尋思著夏國的各個要城,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是想要借此機會探探蘭州的虛實,畢竟,蘭州與他可是太近了,近到劃條船就能夠過去的距離。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若是能夠跟蘭州產生交集,還能夠有助于他,幫助一個多年不曾謀面的女子。

    “自然是不會讓葉大人勞師遠征,蘭州府一直都是李純佑的心腹所把持,當年葉大人曾經經過過蘭州府,想必對于蘭州發生的事情也是有耳聞吧?那時候熱辣公濟就曾想過替本王未雨綢繆的拿下蘭州,但最終卻是功虧一簣,被李純佑跟翰道沖搶了先機。所以,只要在本王起兵之時,葉大人能夠幫我拖住蘭州府按兵不動的話,那么事后本王絕不會忘記葉大人的幫助,必然是會奉上豐厚的報酬。”李安全信誓旦旦的說道。

    “李德志?”葉青挑眉問道。

    當初從夏國經過蘭州府時,曾經跟李德志之子發生過沖突,后來被翰道沖從中斡旋解決了矛盾,本以為這件事情就過去了,誰能夠想到,這么多年后,自己竟然還要跟李德志再生交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