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重生之將門毒后 > 番外 遠行(包子兄弟)
    正確章節請訪問 0-0小-說 0 0 x s . 事實證明,小白兔戰斗力再強,終究是打不過大灰狼滴,在一陣兵荒馬亂之后,夏雨晴終究還是屈服在了強權之下。

    再醒過來之時,天邊的云彩已經染上了血一般顏色。

    夏雨晴氣若游絲的扯開遮得四面透不進陽光的紗帳,一個不小心,撲通一聲從床上掉了下去,發出老大一陣動靜。

    外面守著的丫頭們一聽到動靜,迅速沖了進來,見到夏雨晴小臉慘白,冷汗直流的虛弱模樣,全都嚇了一跳。

    “娘娘,您這是怎么了?別嚇奴婢啊,來人,快去喊太醫。”

    “娘娘,您是不是從床上跌下來摔到那里了?快跟奴婢說說,奴婢給你瞧瞧……”

    “娘娘……”一群鶯鶯燕燕在自己耳邊吵鬧不休,夏雨晴終于體會到了前世她老爹的至理名言,一個女人等于五百只鴨子,這里這么多女人,折算起來……

    魂淡,哪只鴨子,不對……是哪個丫頭扯我頭發,還有那誰誰……你踩我衣服上了!

    “統統給我閉嘴。”忍無可忍,無需再忍!拼著最后一點力氣,夏雨晴爆出一聲怒吼,成功把這群作亂的丫頭們鎮壓了下去。

    夏雨晴兩眼發綠的掃了一眼因著她的一聲吼,退后三尺,噤若寒蟬的丫頭們,顫抖的動了動嘴皮子。

    幾個丫頭只聽得嘶嘶的一聲細響,對視一眼,其中一個丫頭戰戰兢兢地上前一步,湊近夏雨晴的身邊小心翼翼的問道:“娘娘,您是不是有什么吩咐?”

    那丫頭見夏雨晴的嘴唇又動了動,忙湊上前去細聽,只聽得……

    “吃的,吃的,給我吃的。”00xs.

    “……”

    事實證明,古人的思想雖然迂腐,某些至理名言卻是有一定的先見之明的,就比如那句“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一天之內空著肚子經歷兩次辣手摧花,夏雨晴平生第一次發現自己上輩子吃了二十幾年的大米飯是如此的可愛,以前自己那動不動便抱著方便面度日的生活是何等的暴殄天物。

    綠蕊等一干丫頭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們家主子猶如餓死鬼投胎般,風卷殘云的快速的從長桌這頭掃蕩到了長桌那頭,吞下平日能用上三天的食糧,默默望天。

    小公主,夏國將你送來燁國和親的決定果真是正確得不能再正確了,就您這食欲,不出幾年定能將燁國皇宮吃窮!

    飲下最后一碗桂圓濃湯,夏雨晴挺著終于圓回來的小肚子,心滿意足的窩回貴妃椅中,只覺得幸福得冒泡。果然這種吃飽了睡,睡飽了吃的米蟲生活才是最適合她的嘛!

    歇息片刻,夏雨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睜開微瞇的貓眼,對著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小丫頭問道:“皇上呢?”

    小丫頭見夏雨晴問起皇上,感動得差點痛哭流涕,心說,小祖宗,您可算是想起皇上來了。00x s.

    “回娘娘,皇上先回御書房了。臨走前吩咐了,這兩日皇上要準備迎接瑞王爺的事宜,不會再過來,讓娘娘好好歇著,后天晚上陪同皇上一同出席瑞王爺的接風宴。”

    “瑞王爺?接風宴?”夏雨晴蹙了蹙眉,“這瑞王爺是什么人物,竟能讓皇上親自為其準備接風宴,怕是來頭不小吧?”

    “可不是,娘娘有所不知,這瑞王爺可是皇上的親皇叔,先帝的三皇弟。這些年一直鎮守邊疆,戰功赫赫,可是個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奴婢聽說瑞王爺這次班師回朝正是因著年前瑞王爺出兵大破雪國鐵騎兵,又立大功的緣故。”

    聽著小丫頭幾近崇拜的介紹,夏雨晴眼中掠過一絲疑惑。

    這瑞王爺做了這么多牛逼XX的事情,想來也是個功高震主的權臣,以前看的那些個里面這類文武大臣無論是不是包藏禍心,最終都只會落得一個下場:狡兔死,走狗烹!

    這個瑞王爺竟然能夠勞動總攻大人為其親自設宴接風洗塵,究竟是真的一門忠烈,還是野心早露,為總攻大人所忌憚了呢?

    “娘娘,您怎么了?”那小丫頭說完見夏雨晴許久不曾回應,以為自己剛才太過失態說錯了什么,當即緊張了起來。

    “沒事沒事,我就問問。”夏雨晴被喚醒,朝著那小丫頭笑了笑,本就腦容量不多的她決定不再糾結這種心機深沉,血雨腥風的宮廷暗斗。總攻大人這兩日不來找她,她正好忙里偷閑,嘿嘿嘿……

    “綠蕊,過來。”夏雨晴朝著記憶中自己最親近的幾個小丫頭之一的綠蕊勾了勾手指。

    綠蕊怔了怔,四面看了看,確定夏雨晴叫的確是自己才慌忙跑了過去:“娘娘,有何吩咐?”0 0xs.

    夏雨晴故弄玄虛的沉吟了一聲,朝她招了招手:“附耳過來。”

    綠蕊心中疑惑,卻還是照辦。邊上的幾個丫頭聽不到夏雨晴之言,卻見綠蕊臉上的表情越來越微妙。

    “娘娘,那種東西……不好吧,要是讓宮里的其他人知道……”

    “你不說我不說,有誰會知道?你放膽去做,出了事,主子我幫你擔著。”夏雨晴臉上掛著高深莫測之笑容,直笑得綠蕊冷汗直流,不得不屈服。

    兩人徑自打著啞謎,聽得眾人一頭霧水,心中也越發的好奇,可惜的是,之后的日子里,不少與綠蕊平日交好的婢子忍不住問起這事,綠蕊總是言辭閃爍,還沒說出幾個字來便臉紅得幾乎滴出血來,窘迫異常,久而久之,詢問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