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是,師叔
?    陰影里那只玉盤大的眼睛,便是中州派的鎮山神獸麒麟。

    聽到白真人的話,麒麟的眼神更加冷酷,殺意仿佛實質一般,明顯想要去殺了井九。

    “仙箓無法被煉化,他便是個死人,你不用親自出手。”

    白真人淡然說道:“這件事情,你我就當不知道好了。”

    “鑒靈有問題,要不要喚出來問一下?”麒麟用神識說道。

    “都要成妖了,何必多此一問?”

    白真人伸手向夜空里抓出一物。

    那個物體正是青天鑒,只是不知被她用什么道法縮成一個小圓盤,可以握在手里。

    無數道極寒的玄氣,從白真人的指間溢出,青天鑒表面漸漸結冰。

    這層玄冰看似極薄,實則無比堅硬,就算是仙劍也很難斬開。

    她揮手把被冰封的青天鑒,鎮壓進了云夢山地底深處絕脈里。

    數百年后,鑒靈消散,幻境重啟,或者青天鑒才能重見天日。

    看著這幕畫面,麒麟的眼睛里出現一抹滿意的神情,覺得如此處置最為妥當。

    白真人離開洞府,來到云夢山高處,氣息漸冷,仿佛變成了一座堅可不摧、寒氣逼人的雪山。

    今次問道大會,中州派的目的是替仙箓尋找繼承者,只要夠強,不管是誰都可以。

    但既然拿到仙箓的是那名青山弟子,那么繼承者便會變成承載者。

    繼承者與承載者只有一字之差,遭遇卻有天壤之別。

    就像她對麒麟說的那樣,那人會被仙箓控制,變成一個傀儡,除非對方能夠煉化仙箓。

    放眼世間,有誰能夠煉化仙箓呢?

    想著這個問題,她的眼底深處出現一道極淡的警意。

    逃出鎮魔獄的灰影、被放出來的冥皇、問道數十年只想著修行破境、不周山頂踏碎虛空……

    難道真的是你?

    你居然還活著?

    那這次你總該死了吧?

    ……

    ……

    蛻皮之屋的地板、墻壁、門框上都被割出無數道痕跡,看著就像是密密麻麻的符文,天光落在上面,被反射出各種奇怪的形狀。

    井九躺在竹椅里,右手的食指在門框上緩緩摩娑,感受著那種奇妙的觸感,看著南忘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崖間忽然生起一陣山風,吹散流云,破開一個若有若無的空洞,隱見青衫閃動。

    南忘起身行禮。

    青山掌門柳詞從崖外走了進來。

    他毫無疑問是朝天大陸最頂峰的大人物,但除了身形有些高大,再無特異之處。

    他穿著件尋常的布衣,雙眉平緩,神情溫和,就如鞘中劍,毫無鋒芒。

    當然,他的氣息寬廣而包容,也像是道劍鞘,能承一切事物。

    柳詞揮手示意南忘離開。

    南忘微微挑眉,錦瑟劍動,把劍弦盡數收斂,然后轉身而走,哼了一聲。

    看著她生氣離開的樣子,柳詞寵溺的笑了笑,然后注意到,井九的臉上也掛著淡淡的微笑。

    柳詞有些吃驚,要知道這種程度的淡淡微笑,對井九來說,也已經算是寵溺到了極點。

    如此看來,在青天鑒里七十年,終究還是有了些變化。

    柳詞袍袖微動,承天劍意散出,一座無形劍陣,籠罩了蛻皮之屋。

    哪怕云夢山的麒麟潛至近處,也無法聽到他與井九接下來的談話。

    “長生仙箓不是副箓,是正箓。”

    沒有任何寒喧與前言,井九直接說道。

    柳詞說道:“白先人當年留下三主三副,后來鎮壓冥皇時用了一道正箓,問道大會居然也拿出一道正箓,他們想做什么?”

    仙箓乃是真正的仙家法寶,當今世間只有中州派有,那是白刃仙人飛升時留下的遺產。

    副箓里的仙氣若讓普通人得了,足以洗根換骨,踏上修行大道,若讓修行者得了則能延壽數十載。正箓的仙氣更多,更重要的是里面極有可能殘存著白先人的仙意,那對修行者來說是參悟天地至理,飛升得道的最高法門。

    柳詞本就不理解,就算中州派想當正道領袖,何至于拿出一張仙箓作為問道之賞。

    現在知道是正箓,更讓他覺得奇怪。

    換成他這個青山掌門,那是絕對舍不得的。

    中州派究竟想做什么?

    仙人不在世間,無人接觸過仙箓,按道理來說,沒有人能猜到中州派的想法,但井九例外。

    他說道:“仙意就是白刃留下的一道仙識,她可能通過某種道法自外界歸來。”

    柳詞想著當年冥皇被鎮壓時的畫面,神情忽而凝重,說道:“奪舍?”

    井九說道:“不錯,和你師父當年想的事情差不多,所以中州派需要挑選一個最強的、最適合的道身,先用仙識暗中控制,然后靜待那一刻到來。”

    柳詞覺得莫名其妙,說道:“好不容易才出去,回來做什么?”

    井九說道:“只是一道仙識,回來的想必也不會是全部的她。”

    柳詞望向崖外的云夢諸山,搖頭說道:“中州之道,總是這般粘乎。”

    井九說道:“對中州派來說,這便是一道隱而不發的雷霆,日后若真有事,雷霆降臨,無人能抗。”

    即便通過仙箓回到朝天大陸的白刃仙人只是分身,依然不是大陸上的修道者能夠對抗的。

    仙人便是仙人,百分之一的仙人也是仙人。

    柳詞說道:“很想看看雷落時,會是怎樣的威勢。”

    井九說道:“落不下來,因為她的運氣不好,仙箓落在了我的手里。”

    柳詞說道:“你打算怎么做?”

    井九說道:“當然是煉化了這道仙箓,讓她無法回來。”

    柳詞看著他的眼睛,說道:“你知道這是很難的事情。”

    井九看著左拳,說道:“既然已經在我的手里,那就只有這么做。”

    柳詞說道:“如果你真能煉化這道仙箓,云夢山肯定能猜到你的身份。”

    井九平靜問道:“我是壞人?”

    柳詞淡然說道:“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壞人。”

    井九說道:“既然如此,就算世人猜到我的身份,又能如何?”

    世間知曉他真實身份的只有數人。

    趙臘月或者隱約猜到了,但她既然不肯挑明,他就當她不知道。

    就像水月庵里那位一樣。

    他的真實身份暴露,真正受影響的是青山的聲望。

    飛升成功的師叔祖和飛升失敗、轉世重修的師叔祖,這是兩回事。

    柳詞說道:“你想好如何煉化這道仙箓了嗎?”

    井九說道:“我在思考。”

    柳詞說道:“在你思考的過程里,那道仙識會占據你的道身,控制你的道心,如何阻止?”

    井九說道:“若不可行,我會把左手斬掉。”

    柳詞看著他的左手,說道:“其實我有個很好的方法,拿個東西把你的拳頭套著,保證不會出事。”

    井九瞇著眼睛,看著他說道:“你知道我不會同意。”

    柳詞微笑說道:“我就是隨便說說,你急什么。”

    井九說道:“盡快送我回青山。”

    柳詞的視線再次落在他的左手,知道他其實并沒有完全的信心可以煉化這道仙箓。

    蛻皮之屋地面上的那些裂痕忽然顫動起來,然后微微上浮,變成肉眼可見的線條。

    柳詞的眼神平靜卻又專注,就像是永遠沒有風的水潭。

    井九知道他要做什么,微微挑眉,但沒有拒絕。

    無數道劍意落在他的左手上,密密麻麻、層層疊疊地裹了起來,就像是做了一個無形的拳套。

    再沒有一絲仙氣能夠從井九的指縫間流走,再靈敏的神獸也無法聞到味道。

    這是青山主峰的承天劍法,也是是朝天大陸最高階的陣法,看似無形,實則有質。

    井九承認不管是他還是師兄,承天劍都沒有柳詞學的好,顧清的天賦還是差了些,只看能不能想些別的辦法。

    他問道:“奪鼎不合規則的事情解決了?”

    柳詞說道:“不然我來這里做什么?知道你向來不走尋常路。”

    井九說道:“既然中州派拿出仙箓是這種想法,便不會阻礙,至于我選擇的道路都是唯一的道路,并非刻意。”

    柳詞搖頭說道:“當年打牌的時候師父就說過,你的路數與眾不同,有些一根筋。”

    井九說道:“我們有三百年沒打牌了吧?”

    柳詞沉默了會兒,行禮說道:“是的,師叔。”

    ……

    ……

    (今天是沙包姐,烽火,陳長生的生日,祝他們生日快樂,明天是蝴蝶藍的生日,一并祝了,然后我的牙好難受……)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福彩p62